moon洒river伴rose

白头发是青春的死灰

我在飞快宰鱼
一刀下去
手指和鱼享受了,刀
相同的锋利

我“哎呀”了一声

父亲及时出现
手上拿着创可贴

我被惊醒

父亲已死去很多年

另一个世界,父亲
再也找不到我的手指
他孤零零地举着创可贴
把它贴在
我喊出的那一声“哎呀”上

评论